侬队网 文化古城 生态蒙山

楼主: 平凡的稔

阿湘的故事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10-3-9 22:47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平凡的稔 于 2010-3-9 23:15 编辑

他艰难地走到我的面前,眼睛那么红,我看到从里面喷着血!喷着火!他像一头被激怒的豹子,双手掐住我的肩膀,几乎是在咆哮:
    “这个混蛋!这个畜生!怎么可以这样?!啊?!你说什么?他要了你,你就是他的人了?是你愿意的吗?是吗?!那我现在就要你!你是我的!!我现在就要!现在就要!!!”
    他不顾我惊恐万分的样子,一把把我放倒。他已经完全失去理智,像发疯的野兽!
    “不要!小林,你不能!”我极力反抗:
    “小林,会犯错误的!不要啊!”我哭求道。(现在想:那个时候我到底要捍卫什么?!)
    “我不怕!死都不怕!还怕什么?!”
    也不知道怎么地我的嘴触到了他的手,一下便咬住不放!
    是尖锐的痛感?还是理智的恢复?他停了下来。我在松口的同时也感到了来自身体的一阵剧烈的疼痛.看到我情况不对,他连忙把我抱起:
    “湘!对不起!真的很对不起!”只见他满头大汗,咬着嘴唇,像一个小弟弟做错了事等着挨姐姐的批评。我努力想装出笑容,泪水却从眼角流出来……
    抱着我,小林眼里流着泪:
    “湘,请你相信。小林爱你,永远都不会变!你不要自卑,我一定要让你幸福!如果你同意,我回部队马上就写申请开介绍信。”我摇头:
    “我相信你,只是我自己不好,也不配。这件事我应该写信告诉你的,可我一直没有。害得你……”他捂住我的嘴:
    “再不准提了!我发誓,我小林这辈子只爱你岑湘,如若反悔,不得好死!”我想制止他却做不到。……
   
    第二天早上.小林在出发前特意来我家道别,我知道,他是想见到我,我同样也想见他,但是,一夜的悲伤使我的眼睛又红又肿,不敢下楼来,况且我们的事情是秘密的,就是见了,又能说什么呢?……

    那以后,小林多次给我来信(我已经参加工作),要求和我订婚。(现在想,那时候为什么不反抗到底而要被亲情推着走呢?)我有苦难言,不知该怎么对他讲我和黎佳龙的事。芭蕉林那次给他的信只是提到黎佳龙对我做的那件事情,他并不知道我母亲及家人都已经肯定了我和黎佳龙的关系。
 楼主| 发表于 2010-3-9 23:11 | 显示全部楼层
事情还是要说到高考后:

    高考回到家,我一心希望黎佳龙能如愿考上大学,这样就自然拉开了我们之间的距离。
    大约半个月后,我便到镇上工作了。
    这天,下班回到家,刚到家门口,看见小妹匆匆地跑出来,我问:
    “慌慌张张的干什么去?”小妹神秘兮兮地冲着我笑:
    “有客!你猜谁来啦?”
    “谁?”
    “‘林妹妹’为谁得病不记得啦?”
    “哦?!不可能啊(谁都不可能知道我现在想的是哪个啊)!”
    “什么不可能。现在人都在家里了呢!得。妈叫我去买豆豉呢!”
    我心里话,难道真的是……?
    放好单车,我走进厨房,见到母亲:
    “妈!谁来了?”
    母亲脸上带着笑:
    “你同学呀。阿湘,你早该告诉妈的。妈都不晓得你上次那场大病原来是这么回事。今天佳龙来了你姐姐才告诉我的……。”母亲后面说什么我都没听清,只觉得头“嗡嗡”作响。我快步上楼。
    我房间的门开着。
    看到我,黎佳龙忙起身,有些不好意思:
    “你回来啦。我今天是来镇上看看有什么消息。遇见你姐,以为你也在家,顺便就来看看。”我“哦”了一声。
    两个人都局促地不知要说什么好。还是我没话找话:
    “嘉泉和刘丽得通知了你知道吗?”
    “今天才听说了。”
    “你的通知应该也快到了吧?”我说。
    “看来都是有些渺茫了,再等下去的就是中专的通知了(那时候大学和中专还不是分开考的)。”
    “如果是中专,你读吗?”
    “我没有填服从分配”他低下头,有些惆怅。
    一阵风从窗口吹进,把门吹得关上了。我赶快去把门开开。
    “你呢?”他问。
    “我就更没有希望了。”我笑一笑。
    “你还好啦。读不读书都有工作。哪像我,还不知道出路在哪里?”他苦笑。
    忽然间我就觉得黎佳龙有点可怜。他的成绩比我好多了,又勤学,这样都考不上,那以后怎么办呢?他家的状况很不好,不可能再给他去复读。
    我扭头向门口看去,发现门口旁边好像有个人影,我边说“那有什么”边朝门口走去。走到门边看到母亲往楼下去了。
    因为路远,黎佳龙只得在我家住一晚。刚好晚上镇上放电影,吃过饭,小弟就要拉黎佳龙出门,黎佳龙扭头看看我,我却装作没看见。等他们出去了,我才松了一口气。
    收拾好碗筷,刚走出厨房,就听到母亲在和二娘搭讪。只听二娘问:
    “那个后生仔是阿湘的男朋友吧,来探屋(相亲)啦?”我的心一下在提到了嗓子眼,又听得母亲说:
    “哪里,是他们同学,来看看得通知没有。……”听到这里我长长地舒了一口气。
    见母亲进屋来,我想避开。母亲把我叫住,说:
    “你怎么还磨磨蹭蹭的不出门呢?等下电影都开始了!”
    “哦。我这就去。”(缘分这个问题可能到死我也想不明白而母亲怎么一下子就认定了呢)
    ……
    第二天是礼拜天,黎佳龙没有马上回家。我干活,他在旁边拿一本书看,偶尔说几句话。
    吃过中午饭,黎佳龙便说要回家了。母亲说:
    “那么远的路,你还是坐阿湘的单车走吧。反正她上班这么近。”见黎佳龙看着我,我只好说:
    “可以啊。”
    “那好。那我就先借用一下吧。辛苦你走路哦。”

    又过了一个多礼拜,黎佳龙来了。从家里带了些黄豆和花生来。母亲非常高兴。
    大学录取已经结束。黎佳龙有些闷闷不乐的样子,我也不知道用什么话来安慰他。
    晚饭的时候,讲起这件事,母亲说:
    “佳龙啊,你还是要考。我没有文化,但我知道,读了大学就可以得分配。这样你看好不好,你就在这里复习。给你一份工资,工场那里你多少帮一点,做做样子。明年一定能考上。”
    母亲的话使我非常惊讶,这也太突然了!原以为事情到现在已经是了结的时候了,现在看来,并非是我想象的那样了。
    黎佳龙很感动(他眼里闪着泪光)。他说:
    “姑(母亲也姓黎)!您这么看得起佳龙,佳龙非常感激!工作我会尽量做,但我不要工资。漂亮话我不会说,就看我的行动吧。”

    黎佳龙就这样住在了我家里。
    他非常勤快,非常刻苦。这些深得我父母和姐姐的赞许。
    平心而论,这个时候的黎佳龙确实是很好的一个人。我也承认,我们确实相处得很平和。但对我来说,这并不代表就是爱情,更何况我已经心有所属(可是,谁知我心啊!)。
    我在家的时候,他总是找机会在我身边。但有一点,我若出去,他是不敢跟着的,更别说约我。这样我只好找各种借口尽量呆在外面,避免和他的接触。
    我想,反正说什么都没用的。不如耐心点,等到他考上大学,这件事自然结束了。

    我依然只沉浸在小林给我描述的景象中,依然只生活在小林给我的世界里。

    …… ……
发表于 2010-3-9 23:58 | 显示全部楼层
等得我好辛苦啊
发表于 2010-3-10 05:03 | 显示全部楼层
等到天都快亮了,现在是早晨五点
 楼主| 发表于 2010-3-10 09:59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平凡的稔 于 2010-12-12 17:42 编辑

谢谢关注!
其实,我也被这个故事和故事中的人物感动着,以至写的时候心里有一种被撕扯的感觉,手中的笔被拽着走,不知道会被拽到哪里......
发表于 2010-3-10 12:01 | 显示全部楼层
原来楼主是在自己原创的啊,好我们慢慢等不急。
可别自己陷进去啊。
 楼主| 发表于 2010-3-10 21:34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平凡的稔 于 2010-12-12 15:19 编辑

我只是个平凡的人。
 楼主| 发表于 2010-3-11 22:41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平凡的稔 于 2010-3-11 22:43 编辑

功夫不负有心人。黎佳龙终于以优异的成绩考取了某重点高等学院中文系!
      拿到通知书的那一天,他兴奋地一把拉住我(我都来不及反应)爬到雁雀山顶。只见他挥舞着自己的背心,连声高喊:
      “我来啦——!”
      这天的晚饭很丰盛,母亲特意买了一只十斤重的大阉鸡,又做了她最拿手的卤猪蹄和红烧肉。父亲拿出一瓶存放多年不舍得喝的高度酒。
      吃饭的时候,母亲说:
      “佳龙,来,尝尝,看味道怎么样。”
      “其实,我早就吃到过姑做的菜了。”黎佳龙说完这句话,脸红到了耳根。
      “哎哟!怪不得!……”小弟和小妹一起起哄。
      我也感到一阵轻松,不觉轻轻笑了起来。看到我笑,他们都理解成了“就是”,闹得更加来劲了。
      一家人都为黎佳龙高兴,黎佳龙更是自得,从来没喝过酒的他,几次给父亲敬酒,和父亲对饮。
……

      我一点也没用意识到,一场劫难正悄悄向我逼近!

      夏天我睡得很晚,因为天气太热。在没睡前,我总是把门窗开开,让空气对流,尽量把房间的热气带走。
      今晚好像特别热,没有一丝风。从电风扇吹出来的风都似乎带着热气。快十二点了,我还无法入睡,索性端来凉水洒到房间里,洒了水又去了趟卫生间,当我从卫生间出来时,发现房里的灯不亮了,正要伸手去扯门口的拉索,呼的一下,一只手猛地把我拽进了房里,我正要叫喊,他赶快用手捂住我的嘴,在我耳边说:是我!
      黎佳龙?!!……
      我心里只喊出:“小林,救我!”便被巨大的痛苦湮没了……
    ……

      黎佳龙上大学走了。……

      我坐在埠头的石板上,呆呆的望着江面。清晨已过,这个时候,已经没有人来挑水洗衣了。回望一下那些我走下来的台阶,缓缓地走到埠头边,水面出现我微微晃动的影子,什么也不想了,什么也不愿意再想了。我把眼睛闭上……
      忽然一阵笑声传来,是几个十一二岁的孩子,一路嬉闹着向埠头走来。我退回到石板那里。只见他们把背心和裤子脱下扔到石板上,“哧溜”一下,一个个鱼一样地跃入水中。望着他们无忧无虑的自由徜徉,我的脸上掠过一丝凄凉的笑:那些天真无邪怎么一下子就已经离我那么远了呢?
      我站起身来,沿着江边往下走。
      溯江流经这里时,形成一个大湾,环绕了大半个灵溪镇。因此,很多人都称灵溪镇是块风水宝地。
      来到河湾处,这里的江面最宽。流水因为方向的改变和自上而下的冲击力,在看似平静的水面下形成一个个深不可测的漩涡。
      身后,密密的山苇叶让风吹得沙沙作响。我心里说:
      “小林,原谅我!”
      就在我纵身的那一刻,一双有力的手抱住了我!……
 楼主| 发表于 2010-3-12 23:19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平凡的稔 于 2010-3-13 09:28 编辑

抱住我的人是江南哥。
      江南哥没有责怪我,也没有安慰我。只看看四周有没有人注意,然后对我说:
      “听话!赶快离开这里!”
      我感觉得到他这句话的含义和分量。
      我跟着江南哥往回走。到了埠头,我们没有上台阶(从这里上去不远就到街市了),而是沿江边直上,来到果园(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要把这里叫做果园,这里并没有果树,只是一片菜地),这里很开阔。
      一棵粗壮而独立的柳树矗立在果园的中央。
      我们在树旁坐了下来。
      “阿湘,你一定有非常难过的事情,虽然我不知道是什么。但你不能这样!你解脱了,却把痛留给了亲人和爱你的人,这是你愿意的吗?”我摇摇头,哭着说:
      “但是我又有什么办法呢?”
      “有什么解不开的结,可以和我说吗?”
      我摇头。
      “可以和你姐说吗?”
      我想了一下,还是摇头。
      沉默了一下,江南哥说:
      “阿湘,你知道我和你姐的事吗?”
      “我问过,可她不肯说。”

      江南哥给我讲了他和姐姐的事。
      从江南哥那里,我知道了姐姐原来是母亲还未出嫁的时候捡来的一个孩子!为此,母亲忍受了许多非难,实在呆不下去了,在姐姐六岁那年,带着姐姐来到了灵溪镇(怪不得从未和外婆家有过联系)。母亲靠做缝纫维持生活。慢慢地,母亲精湛的手艺和谦和的为人在镇上颇有口碑。后来,经人介绍才嫁给了父亲。这就是为什么姐姐比我们大那么多的原因,而父母从未向我们说过这些。

      姐姐和江南哥是小学同学(为了弟妹,姐姐没能上初中)。都在一个镇上,两家相隔又不是很远,所以他俩挺要好的。江南哥参军那年,他俩的关系基本上都是公开的秘密了。
      江南哥很小的时候父亲就去世了(他的继父是后来入赘的)。三个妹妹是他母亲和继父所生。
      江南哥参军后,他家就困难些了,妹妹小,继父酗酒又懒惰。姐姐常去他家帮做些家务和自留地里的活。
      就在江南哥要复员那年夏天的一个傍晚,姐姐从他家回来,路过一段红薯地时,遇见他的继父,被这个人面兽心的畜生强暴了!
      得知这件事,父亲暴跳如雷,要去和那个人拼命!母亲死命拦住说:
      “这样闹我们还有什么脸面!孩子还要不要活了?!”
      那个人自知没脸,害怕江南回来也饶不了他!跑出去一直就没有回来。几天以后有人在很远的山里发现了他的尸体。
      江南哥回来了。他的心都要碎了!他不知道该怎样面对自己的心上人。
      母亲从此不准和江家有任何来往(难怪江南哥好多年总没来过我家)。

      姐姐几次寻死都是被细心的江南哥所救。江南哥说:
      “我只能用自己的心来赎回过错啊。”
      “江南哥,你哪里有错啊?”

      这以后,不管是谁来替江南说情,母亲都不理。

      江南哥一往情深地爱着姐姐,姐姐同样深爱着江南哥。这不是他们的错啊!可是母亲就像横在他们中间的一堵高墙,使他们无法逾越。……

      我很能理解母亲的心情,换了谁,又能轻易地迈过去这道坎呢?

      姐姐和江南哥的遭遇使我惊愕不已!

      原来,在这个世界上,竟还有比我更加难过的人!
 楼主| 发表于 2010-3-12 23:31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平凡的稔 于 2010-3-13 09:35 编辑

到了这个时候,我不知道该如何讲也不敢讲出自己的心事(那时候,一个女孩子和两个男的扯不清被人家说“脚踩两只船”是对作风问题最难听的评价。虽然自己觉得和黎佳龙的事很冤枉)。如果和姐姐讲,姐姐肯定不会支持我。跟母亲讲更不行。自从黎佳龙考上大学,人家笑她慧眼择婿她都不加否认了。

      幻想的破灭,使我不得不作决断。对小林,我心中有着无尽的不舍。舍不得我们曾有过的那些憧憬,舍不得我们在一起的美好时光,舍不得我们之间深情的爱!
      小林的信还是密密的来,每次接到小林的信,我都会偷偷痛哭。
      我喜欢素花手绢。把手绢买回来在对角的位置绣上荷花,那荷花由“湘”和“林”两个字组合而成。记不清寄了多少回这样的手绢。
      给小林的信在减少,手绢也不再寄了。

      黎佳龙放假回来了。自然的,他下了车就先到我家来。
      见到黎佳龙,母亲当然高兴的很。连忙要他先拜神,黎佳龙很顺从地跟着母亲做着这些。然后,他像以前在这里一样去了工场。
      晚上吃饭的时候,他从旅行袋里小心地拿出一瓶湘泉递给父亲,父亲接过一看,连说好酒,又严肃地说:
      “佳龙啊,这酒不便宜,你还是学生,可不要乱花钱哦。”
      “我没乱花钱。这是姑给我的利是。我没用得着。要说这酒还得算是姑买的,我只是代劳罢了。”

      我觉得无论如何都不能再沉默了。我思前想后,决定和黎佳龙当面谈。吃过饭,我对黎佳龙说:
      “我们出去走走吧。”
      走在路上,不知怎么开这个头。只好先听他讲一通学院里的事情。
      黎佳龙兴致勃勃地讲了一阵子,见我对他的话心不在焉的样子,就停下不说了。我们默默地走了一段路,我终于忍不住开口了:
      “你(自从那件事以后,我就没当面叫过他的名字也很少和他说话)觉得我们合适吗?”
      他有些莫名地看着我:
      “怎么了?”
      我没有看他:
      “我觉得我们之间差距太大,你读了大学以后会分配到大城市,而我跟你是无法相比的。”
      “那不是问题,就算暂时两地分居,到时可以搞调动的嘛。”
      “可我觉得有问题,文化程度不同,以后肯定很难有共同语言!”
      “怎么会?我们是有感情基础的。”
      他说出这句话的时候,我一下子就感到一阵恶心。看我跑到路边蹲下,他赶忙过来轻拍我的背部。我用颤抖的声音说道:
      “黎佳龙,我求你放过我吧!我爱不爱你,你应该感觉得到的。感情的东西是勉强不来的。我爱小林,不爱你!你早知道的。”
      “我听不明白你在说什么。”黎佳龙没有一点惊讶的神色。
      我心里终于明白了:原来他不动声色所做的这些都是有预谋的!
      我走不下去了,疼痛(那件事情以后,只要受到刺激这种情况就会出现)阵阵袭来,豆大的汗珠一个劲地冒出来……。
      黎佳龙看我这样,一下慌了神。他抱紧我:
      “阿湘,你怎么了?哪里不好?我送你去医院!”我吃力地摇头:
      “我会好的!只要你放了我!”他边抱起我(我以为他可能不理解我的话的真实含义)边说:
      “不!不!我不放!我不会放下你(我听出来了,他明白我的意思)!”
      “你这样我会死的……”我哀求。
      “如果你死了,我也不活了!”他流着眼泪动情地说。
      我的心有一种被碾碎的感觉!
……

      这以后,黎佳龙不管我对他如何冷淡,照样像以前一样。每次放假回来还给我买东西(我怀疑这是母亲的意思)。

      我不得不和母亲挑明了说:
      “妈!我真的不喜欢黎佳龙,难道你们看不出来吗?”母亲说:
      “哎!这就奇怪了,人是你找回来的又不是家里包办的,你说喜欢就喜欢,你说不喜欢就不喜欢。那你喜欢谁?”
      “我什么时候找他回来了?喜欢谁那是我的事,妈!你别一厢情愿好不好啦!”母亲说:
      “你说,佳龙有哪点不好啦?啊?”
      “我没有说他不好!那总不能是个好人就要当你家女婿的吧?”母亲说:
      “你闹什么呀?人家佳龙哪回不是让着你?我都看得见的!像这样好脾气的人能有几个?还不识好歹了!”停了停,又说:
      “行了,眼看着佳龙就要毕业分配了,你也该思摸着自己的婚事了。嫁了你,我也省了一份心了!唉!一个个都给我气受!嫌我操心不够啊,我短命就是为了你们!……”母亲说着真的生了气。

      躺在床上,我简直不知道自己是谁了,怎么就成了这个样子了?!怎么会是这样的呢?!
      不行,我一定要和母亲说明白,我下定了决心:如果得不到同意,我谁也不嫁!

      “妈,我要和你说一件重要的事情。”我对母亲说。
      “说吧。”母亲手不停,头也没抬。
      “妈,你可能不知道,我一直喜欢的是小林!”母亲把头抬起来,吃惊的看着我:
      “你说什么?小林?怎么可能?!”
      “真的。妈!”我不顾害羞,把我对小林爱慕,把我们之间的来往都讲给母亲听。
      母亲惊愕了一阵,回过神来,若有所思地说:
      “怪不得啦,怪不得呀。”
      我以为母亲开始同情我了。我低着头,等着母亲发话。然而,母亲的一席话,却没有让我看到一点希望……
      母亲说:
    “阿湘,妈不怪你,也不怪小林。小林是个好孩子,也能干,也有出息。可是阿湘啊,你知道吗?人的名声有多么重要!你是有工作的人,你说你喜欢小林,妈信!外头人呢?人家会怎么看你,又会怎么说你?会怎么说我们当老人的?我和你爸活到这个岁数,真没有过让人指指戳戳的事!在你们身上,我也不愿意也不能有这样的事!你要是这样,这个家……嗯,你爸爸还怎么有脸面去做工作?你还有弟妹,你做姐姐的要给他们带个好样子!……”
      我跌入绝望的深渊!

      这天晚上,我给小林写了一封信: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会员

本版积分规则

关于我们 | 免责申明 | 删帖申请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帮助中心

Copyright © 2008-2016 侬队网(Www.Nongdui.Com)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信息产业部备案/许可证编号:桂ICP备08100878号  桂公网安备:45042202000001号

QQ|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侬队网

GMT+8, 2019-7-24 00:01

Powered by Discuz! X3

© 2008-2016 nongdui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