侬队网 文化古城 生态蒙山

楼主: 平凡的稔

阿湘的故事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10-1-31 10:18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平凡的稔 于 2013-8-12 17:48 编辑

“甜蜜蜜,你笑得甜蜜蜜,好像花儿开在春风里,开在春风里。在哪里,在哪里见过你,你的笑容这样熟悉,......”
    邓丽君的“甜蜜蜜”几十年长盛不衰,至今唱来仍然能让人心驰神迷。我特别喜欢这首歌,喜欢歌里面的意境。
    港台歌曲风靡内地的时候,我开始徜徉在朦胧美妙的青春世界。
   “ 甜蜜蜜,你笑得甜蜜蜜......”,听着收录机里的歌,一边踩着缝纫机,一边跟着唱,我的心随着歌声婉转起伏。
    高中毕业没考上大学,我没觉得有太多的失落,反正家里一大堆做不完的加工活。我们几姊妹都是在母亲的背上听着缝纫机的声音长大的,那时候母亲在车缝社,按件计酬,母亲常常做活到深夜,我们也常常不是睡在母亲的脊背上就是睡在裁剪台上。……
    我家是镇上第一家经营针棉制品个体户,不久就有了自己的加工设备,承揽了周边几乎所有的加工活。不是吹,我跟缝纫机一般高时缝纫技术就已经很娴熟了,放学回家,也大都要帮着做活。
    母亲没有多少文化,挺现实,姐姐也快出嫁了,当然希望我能成为她的帮手。可是父亲却不同意,一定要我去补习。在我家,挣钱的事父亲从来不管,全由着母亲做主,但其他大事小情却都是父亲说了算。
    开学了,我带着行李,去了学校。
    就是在这里,在补习班,我遇到了他。
    这年,我十七岁......
发表于 2010-1-31 13:42 | 显示全部楼层
     
发表于 2010-1-31 20:41 | 显示全部楼层
我也不喜欢过年,就这样多好呀。不想改变.........
发表于 2010-1-31 22:13 | 显示全部楼层
12# 平凡的稔

你的故事还是啊湘的故事
发表于 2010-2-2 07:08 | 显示全部楼层
合不来就分,不然大家都痛苦
 楼主| 发表于 2010-2-2 13:36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平凡的稔 于 2011-1-11 22:19 编辑

在补习班,我遇到了他。

      他长得很一般,不太高的个子,清瘦清瘦,脸倒是挺白净的(这是熟悉以后才敢看的)。

      要从长相上说,他真没有什么地方是值得引人注目的,但他却是个很奇怪的人;他很少与人搭讪,没课的时候总是拿本书在一个僻静的地方一坐就是老半天,礼拜天极少回家;吃饭的时候他总是打一份白饭就匆匆离开食堂,而且从没见他吃过早餐。

      可能正是因了这许多的与众不同才引起了我对他的注意,觉得这个人真不可思议。

      有一次,看到他打饭走出食堂,我悄悄跟在后面,他端着饭头也不回地径直走回宿舍,“嘭”地关上门。

      从窗户缝望进去,看到他从抽屉里取出一纸包打开在饭面上撒了几粒。

      “盐!”我差点叫出声来。

      把纸包放回抽屉,麻利地拿起热水瓶往饭里倒开水,然后用筷子搅拌几下就大口大口地吃起来。看到他狼吞虎咽的样子,我有点怀疑是不是自己的味觉出了问题,因为我觉得食堂的菜已经够难吃的了(我常常要从家里带些小菜来学校),简直想象不出没有菜就的饭是个什么样的滋味。这个人,连菜都不要还能吃得如此津津有味。
      ......正想着,门“吱”地开了,躲闪不及的我,差点被他撞到。当他看到我时,一下怔住了。我呢,就像小偷偷东西被人逮个正着似的,站在那里不知所措,两个人都绯红了脸。
      他迟疑了一下,没有说话,转身走另一条小路去洗碗。
      我没有挪步,定定地看着他的背影。忽然生出一阵不可名状的感觉来,心窍里有一股甜甜的东西汩地冒了出来,我慌乱着,却又急切地继续追讨这样的感觉,甜滋滋,有点酸?这种滋味越浓烈起来;我不知道这是否就是陶醉。只觉得整个人像是被托了起来,那么轻,那么轻......

      打从这天起,我的脑海中时时闪现着黎佳龙三个字;打从这天起,我的心被一个叫黎佳龙的人占据了。但我却不知道(或者说不会预料到),我的喜怒哀乐、爱恨情愁从今往后都注定会和他息息相关。

    声明:本故事纯属虚构
发表于 2010-2-3 22:54 | 显示全部楼层
没了?
 楼主| 发表于 2010-2-4 07:01 | 显示全部楼层
我开始注意他和有关他的一切。

    我会在他到食堂打饭前先他而到,多打一份菜装作等谁的样子,等他进来时故意说:“这个小丽,又叫人家帮她打菜,这半天也不来,准是忘记了。”然后对他说:“哎,帮帮忙啦,我吃不了这么多,你帮分点好吧。”他“哦”了一声,我赶快把菜拨进他的饭盒里,他说声“谢谢!”就走了。

    我沉浸在“成功”的喜悦里,一点都不觉得他这样的态度有什么过分。“书呆子”我嘟哝一声。“甜蜜蜜,你笑得甜蜜蜜,好像花儿开在春风里......”哼着歌,我也把饭带回宿舍去。吃着饭,想着他和我吃着一样的饭菜,仿佛他就坐在我的对面。......

      这样的“巧合”几次还行,多了,再木讷的人也不会没有感觉的啊(也怕别人看到说闲话),当然最主要的还是怕他不接受。所以我不会总是“故伎重演”。

    在家里,母亲和姐姐做的菜最好吃,我特别喜欢吃母亲做的红烧肉焖酸菜和卤猪蹄。每次回家都特意为我准备。以前嫌麻烦,不愿意多带,现在嫌少,嘱咐小妹多装些,小妹说:“姐,你现在怎么能吃那么多了呢?”“装吧,姐现在长大了,能吃着呢。”我边收拾其它东西边应道。

    天冷菜凉,我自有办法,把菜装进塑料袋里放到口盅里倒上热水盖上盖,很快就能热好。为了不引起怀疑,每次我都叫上和他同宿舍的小林(我们两家是邻居)。小林这人直爽,机灵,好胜。从小学起我和小林就是同学,我俩同岁,他比我只小两天,我要他喊我姐他硬是不肯。我们从小就打仗吵架,脸红脖子粗是常有的事,谁也不服谁,但谁也不恼谁。吵归吵,过后照样嘻嘻哈哈的。

    他一点也不怀疑是沾了室友的光,因为在宿舍里,就小林能使他主动说几句话。
 楼主| 发表于 2010-2-4 14:18 | 显示全部楼层
刚开学的时候,我觉得时间特别难捱。可自从心里有了秘密以后,感觉日子过得特别快,也特别慢。过得快的时候是我能看见他的时候;过得慢的时候是看不到他的时候。特别是下晚自习后,躲在被窝里胡思乱想,更是难以入眠。人说一日不见如隔三秋,我得说一刻不见如隔三秋了。

    我不知道这是不是叫做爱情?爱情是什么样子?自从那次邂逅宿舍门口,我就像怀里揣了只小兔子似的,每次与他相遇,心就“嘭嘭”乱跳,每次遇见他,我的眼光都是快速地从他身上划过继而转向别处,却怎么也禁不住一抹红晕飞到脸上。只有他坐在某一处全神贯注时,我才能躲在不易被人发现的地方静静地看他。

    很快地,一个多月过去了。礼拜天回到家,小妹奇怪地直盯着我看,“干什么?没见过?”小妹忽然点点头,恍然大悟似的说:“唔,怪不得吃那么多呢,原来肉吃得多会让脸越长越好看呀!”我吓一跳:“胖了?”“没有啦,姐,我是说你比早先更漂亮了。嘻嘻!”不知为什么,我的脸一下子红了起来,“瞎说,再乱讲揍你!”小妹哈哈笑着跑开了。

    其实,那些肉基本上都是让他们吃了,我都是看的多。难道那种感觉有这么大的魔力?

    偷偷跑进母亲的房里,坐在那面老式的妆镜前,捧着脸颊,呵,长这么大,我还是第一次这样专注的望着自己。

    打小我就被街邻称作“画中人”。大人们见了我都喜欢抱我,逗我玩;隔壁二娘(小林妈妈)旧时唱过戏,摸着我的脸说:“啧啧!你看看,看生(长)得多可怜(好看),眼似丹凤柳剑眉,悬胆鼻子樱桃嘴,要在旧时不用化妆就能上台啦。阿湘妈,我可是和你订好做亲家啦啊!等‘画中人’长大就嫁到我家来,我家小林也不错是吧?”
发表于 2010-2-4 14:28 | 显示全部楼层
... 期待下文,喜欢这样平淡的回忆录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会员

本版积分规则

关于我们 | 免责申明 | 删帖申请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帮助中心

Copyright © 2008-2016 侬队网(Www.Nongdui.Com)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信息产业部备案/许可证编号:桂ICP备08100878号  桂公网安备:45042202000001号

QQ|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侬队网

GMT+8, 2019-2-18 03:40

Powered by Discuz! X3

© 2008-2016 nongdui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