侬队网 文化古城 生态蒙山

楼主: 平凡的稔

情结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10-7-8 22:24 | 显示全部楼层

眼下正是瓜豆旺盛季节,菜地边的围篱上爬满了绿色的藤蔓。藤蔓上果实累累,青翠欲滴。丝瓜、黄瓜、豆角等等,有的已趋成熟,有的顶花带刺;有的躲在叶子下面,裸露在藤架上。还有那黄的、白的、粉的、紫的,各色花朵,散发着阵阵清香。周边田里的稻谷映现着金黄,濛濛雾纱和袅袅炊烟缠绕在一起,组成一幅田园晨景。

“嗬!好一幅田园美景啊!”

谢文东正趁吃饭的这点空当坐在门前高坎上速写,冷不丁从身后传来一声喝彩。

“队长。”谢文东有些腼腆地站起身。祁心拿过画欣赏道:

“不愧是咱们的秀才呐!琴棋书画,样样精通。行!”

祁心对谢文东说:

“文东,你们按照部署分组行动。我和承启、李玲到前面去看看。一会儿就回来。”

“是!”
 楼主| 发表于 2010-7-8 22:29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平凡的稔 于 2010-7-31 21:39 编辑


祁心和廖承启、李玲穿过几道围篱。走到一处拐角,祁心说:

“为了节省时间,我们分头行动。李玲,你去水秀家了解一下情况。我和承启去官家,如果没有特殊情况,半小时之内我们回到村公所。”

“好的!”

李玲往水秀家走去。


远远就看到门口那高高的台阶和两只仿佛张着血盆大口的石狮子。

来到台阶前,祁心和廖承启警觉地看了一下周围。


“汪!汪汪!……”一条凶恶的狗突然从旁边的狗洞里窜了出来。

廖承启一个箭步跨过来护着祁心,迅速掏出枪来。
 楼主| 发表于 2010-7-13 22:43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平凡的稔 于 2017-6-17 13:07 编辑


大门“吱”的一声开了一条缝。从里面伸出个干瘦的脑袋来。

“哎哟!是工作队的同志啊。失礼!失礼!”这人说着把门打开了。


祁心打量一下眼前这个长得尖嘴猴腮背有些驼的小老头。猜他就是官家的管家了。


“你贵姓?”祁心问。


“不敢。免贵姓官,在下官四。”官四说着话,不停地转动着一双老鼠眼睛。

廖承启收好枪,说:

“这是我们祁队长。”

“我叫祁心。”祁心说。

“哦,祁队长。有请!有请!里面请!”


进了门楼,里面是一个很大的天井。

祁心环视一下这座土洋结合的宅院。


正中间一座仿西洋式的三层楼房,紧挨着楼房左右的,是一边四间的两座青砖瓦屋。两排相向的泥砖房舍与青砖瓦屋分别呈两个7字,加上围墙和门楼就形成一个四合院落。
 楼主| 发表于 2010-7-13 22:49 | 显示全部楼层

“两位稍等。我去报请太太!”


就在这时,里屋传出一阵打骂声和隐隐的哭泣声。一个女人恶狠狠地叫骂:


“敲(打)死你!敲(打)死你这妓婆!以为自己生得靓,看你咁(那么)会勾引男人。来一个还不作算,两个都找上门来!开抢啊!前世不修(作孽)呀,把我官家当卢妓寨(妓院)啊!你这个妓婆,男人不在家你就这么猖狂啊。老娘今天就要敲断你只狗脚,撕烂你张狐狸面(脸)!……

祁心马上叫住官四:

“怎么回事?”

“哦,是太太在教训那几个小丫头呢。这些丫头太不象话了,懒得要死。”官四转着小眼。

“我怎么觉得这是在敲缸击瓮(指桑骂槐)呢!”廖承启说。

“哪能呢?这些丫头嚣得很,一日不打就想成精。”

“不准打人!”廖承启厉声喝道。

“是啊,打人犯法!去把你家太太叫出来吧。”祁心说道。

“是是是。我就去、就去。”


过一阵,打骂的声音停了。


门帘动了一下,官四掀开门帘。一个四十多岁,一身绫罗绸缎的胖女人走了出来。紧箍的绸衫把那一身赘肉勒得起节,煞是难看。
 楼主| 发表于 2010-7-13 23:06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平凡的稔 于 2010-7-31 21:46 编辑


    “哎呀!怪不得今早的太阳出来得这么快呢。日神都识是有贵客要来呀!快请坐啦!阿四啊,你个死人啊,不生眼哪!还不快给同志斟茶来!”

    “官太太不必客气。我们来是为了火秀。”祁心直截了当地说:

    “火秀是为你家打柴受了伤,被工作队的同志发现并救了她。并不是像你刚才打骂她时说的那样。”

    胖女人张嘴要抵赖,祁心摆手制止她说:

    “你不要歪曲事实。更不得打骂她!”祁心威严地看着那女人一眼。


    “那是。我也是心痛她才……”那女人还想狡辩。祁心打断她是话说:

    “现在解放了。新社会人人平等。不许虐待下人,更不许打人骂人!”

    “是,是。”

    “我们来就是向你说明情况。另外,火秀确实伤得不轻,需要好好休息。其它问题,过几天政府还要专门来找你们。希望你们配合。”


    “祁队长啊!我家的全部财产都已经主动上交了呀!我们已经是倾家荡产了呀!……

    “你家的情况政府是掌握的。你自己心里也明白。希望你们看清形势,争取得到人民政府的宽大处理。”


    “我……

    “好了。我们先告辞了。”祁心站起身来。
发表于 2010-7-28 22:34 | 显示全部楼层
终于有空上来继续看了,什么时候才有更新啊
 楼主| 发表于 2010-7-28 22:45 | 显示全部楼层
终于有空上来继续看了,什么时候才有更新啊
倩 发表于 2010-7-28 22:34

最近少有时间,断断续续写了一点,待修改一下更新吧,请见谅。
发表于 2010-7-28 22:48 | 显示全部楼层
不急,慢慢等,精工出细品
 楼主| 发表于 2010-7-31 21:50 | 显示全部楼层

走出门楼,廖承启恨恨地说:

“哼!便宜这恶婆了。”

“依着你呢?”

“给她点颜色看看!看她还敢这样平白无故的欺负人!”

“怎么给?冲进去,也揍她一顿?”

“队长,政策谁不知道。就是觉得太气愤了!”

“看吧。群众发动起来了,他们嚣张不了几天!”

    ……
 楼主| 发表于 2010-7-31 22:19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平凡的稔 于 2010-7-31 22:21 编辑


    这天傍晚,水秀来到官家。走进厨房,只见这家人正在吃饭呢。

    “大嫟(伯母的意思),正吃饭呢?”水秀对大太太说。

    “哎哟!水秀妹子来啦。坐,坐呀!”没等水秀答应,就连珠炮似的说开了:

    “水秀啊,听说你当了积极分子啦。啧啧,看你几似个公家人哎!那日开会时好似听到有人叫你水秀同志了,大嫟都眼红(羡慕)你哦。真正嗨啊,女人翻天解带,就是嗨不得了!”

    “大嫟,是翻身解放!”

    “对,对!是翻身解放。看我这老懵懂。大嫟像你这样后生(年轻)的话,也要去闹革命才得!”

    “你革命?你是反革命!等着别人来革你的命吧!”水秀心里骂道。嘴上说:

    “大嫟,我表姐后生,你应该给她出来革命才是呢!”

    “佢懂乜嘢(她懂什么)喔?哼!瞎字不识一只,也配革命?!”这恶婆嘴一撇:

    “她哪里比得到你呀?你又聪明又识字,人又生得靓。哪天找个大干部嫁了,十里八村都扬名……”

“再说下去这恶婆会有更难听的话,自己没工夫和她磨牙。”这样想,水秀打断她的话说:

    “大嫟,我婶(母亲)这两天不舒服,想叫我表姐去帮她刮痧。”

    “哦,这样啊。那你不早讲。阿六,去喊你五嫂来。都吃饭了,又不知躲到哪里清闲去了。又不是深房小姐,要人请!”阿六用眼瞟了一下侧边的杂物间,没有做声。

    火秀从里面走出来。只见她带着围裙,手上沾满了薯叶碎。一看就是正在剁潲的样子。

    大太太脸上一阵尴尬。这女人反应真快。马上恶声恶气地骂道:

    “吃饭的时候你就装相买样,装给谁看呢你!那点工要做早都该做完了!”见水秀面露愠色,才收敛道:

    “还不快点吃饭。你姑叫你等下去帮刮痧呢。”


    水秀知道,她只是说给自己听的。在官家,太太们哪里会准一个丫头同桌吃饭的。怕表姐因此又受刁难,水秀强压怒火。说:

    “你们慢吃吧。我先回去了。”说着走了。


    等主子们吃饱了。下人们才可以吃他们吃不完的残羹剩菜。

    每次吃饭火秀都先给四叔盛满一碗饭。她觉得四叔最辛苦。看看剩的饭不多了,她便把饭勺递给阿桃,自己去舀粥吃。

    吃着饭,见火秀脸色不太好。阿桃问:

    “阿姐,你不舒服啊?”阿桃也是这样叫火秀的。

    “没有啊。是我姑病了。”

    旁边二嫂说:

    “那你吃了饭赶快去看看。这里我们帮整一下。”

    四叔也说:

    “是啊。我们做就得了。”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会员

本版积分规则

关于我们 | 免责申明 | 删帖申请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帮助中心

Copyright © 2008-2016 侬队网(Www.Nongdui.Com)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信息产业部备案/许可证编号:桂ICP备08100878号  桂公网安备:45042202000001号

QQ|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侬队网

GMT+8, 2019-7-18 08:43

Powered by Discuz! X3

© 2008-2016 nongdui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