侬队网 文化古城 生态蒙山

楼主: 平凡的稔

情结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10-5-28 13:29 | 显示全部楼层
火秀绕过正门,从后园围篱进去。穿过一片菜地,来到屋后一个窗眼底下,轻轻敲了两下,见没有动静,又敲了两下。

      “谁?”一个男孩的声音。

      “阿六。是我。你好声(小心)过来帮我开门。”

      “哦,阿姐,就来。”。
 楼主| 发表于 2010-5-28 13:42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平凡的稔 于 2010-7-8 21:04 编辑


阿六是谁?他为什么管火秀叫姐姐?

阿六名叫泽延,是官家的少爷。

说到官泽延就要说到官家和官家老爷官宗奎。

官宗奎不是本地人。他的曾祖父由广东迁来。开始在镇圩置铺经商。由水路运送收购的粮食和山货到埠州,再从埠州贩回布匹和日杂用品。到了官老太爷(官宗奎父亲)这辈的时候,官家在镇圩已有三间铺面,周边还有数顷田亩。

官老太爷为人狡诈、蛮横霸道。他诓设赌局,强买强卖,明抢暗夺。官家的势力渐渐大起来。十村八里,提起官家,无人不晓。民众又恨又怕。

官宗奎早年离家求学,后为官在外。至今已娶了五房妻妾。除了太太是官老太爷从广东老家给媒正娶过来的,其余都是官宗奎在外边带回来的。二太太是他逛窑子的时候遇上的。三太太原是个戏子。

官宗奎有六子三女。泽麒、泽麟、泽永、丽梅是太太所生;泽文、泽武、丽萍、丽娜是三太太所生。泽延是四太太所生。几个儿子,除泽延年少在家,其余都在外读书。



官宗奎有个习惯,就是他的身边只留一个太太。所以,每当他娶一位新太太,前面的太太就得回乡下来。
 楼主| 发表于 2010-5-28 13:58 | 显示全部楼层

五年前,官宗奎回到古塘,带回了四太太和儿子泽延,还有丫头阿桃。自然是因为他又娶了五太太。

四太太是个清丽善良的弱女子。听说她嫁给官宗奎的时候还是个中学生。因为家境突遭变故而辍学。经人介绍认识了官宗奎,做了他的私人秘书。因为有文化,脾气又好,官宗奎挺喜欢她。她也是前面几个太太中待在官宗奎身边时间最长的一个。但她体弱多病。所以当关宗奎另有新欢时,她的命运和前面三个太太就一样了。

四太太回来不久就病倒了。虽然火秀和阿桃都尽心照料她。但乡村里毕竟缺医少药,加上她有很重的心病。只半年多就死去了。

四太太临死前,偷偷把一个包袱交给火秀替自己保存,并叮嘱火秀,等泽延长大了再交给他。
 楼主| 发表于 2010-5-28 14:06 | 显示全部楼层

阿六这时还未满五岁。

因为二太太没有生养,太太就把阿六给二太太带,可因为非亲非痛,二太太对阿六不是打就是骂。孩子虽小,对表情的善恶是最敏感的。阿六一见到二太太那张刀面就害怕得大哭。特别是半夜三更,哭起来任谁都没有办法,只有火秀来哄他才听。太太只好让火秀来带他。太太对阿六说:

“以后火秀来带你。听见冇?”见阿六不声不响。骂道:

“你聋了还是哑了?啊?开声啊!”

看着气势汹汹的大妈,阿六更加不敢做声,怯怯地想哭的样子。小手紧抓住火秀的衣角。


看到阿六这么小竟也要像他的母亲一样看人脸色,火秀感到心酸。也不敢说什么,只是揽住他,摸摸他的头发。
 楼主| 发表于 2010-5-28 14:13 | 显示全部楼层

阿六自从回到这个家,很快就和火秀特别惯熟。除了母亲,他便觉得只有火秀最可亲。

有一回,他叫了火秀一声阿姐,火秀因此被太太毒打了一顿。从此,他变得不爱在他们面前说话。可背地里,特别是晚上火秀陪伴他的时候,那一声声亲昵的“阿姐”叫得火秀心里又酸又甜。

火秀心想,两个人虽然出身不同,可都算得是苦命的人。自己再苦,也还有父母双全呢,阿六这么小就没有了母亲,父亲又哪里顾得上他。两个人虽不同根,可他小小年纪就很能善解人意,自己的弟弟还没有他懂事。

可见人在无助的时候遇到一起,心灵的那根线是多么容易紧紧系在一起。


火秀把劳累和苦难咽下肚里,像亲弟弟一样陪伴阿六。
 楼主| 发表于 2010-5-28 14:19 | 显示全部楼层

转眼,阿六已满了八岁。要读书了。

太太不再让火秀陪他。要他一个人睡。刚开始,他哭得很厉害,火秀就坐在床前,边纳鞋底边给他讲故事,整夜整夜地守着他。等他习惯一个人睡的时候,也总是等他睡着了,才轻轻地离开。慢慢的,他不哭了。每天晚上,到了睡觉的时候,火秀来到他房里,给他放好帐屏,他就乖乖的睡了。火秀对他说:

“好好睡。阿姐明朝喊你。”


阿六有什么心里话,只悄悄和火秀说。而火秀说什么他都爱听。

在阿六的眼里,火秀就是他的依靠。去学堂回来,先跑到厨房看看。如果火秀没回来,他就会坐在门楼的门墩那里,眼朝外看,等着火秀回来。姐姐们笑他是呆子,他只当没听见。

火秀从山里摘回的野果,总是把最熟最靓的给阿六。阿六觉得火秀懂得真多,山上结的野果,没有她不认识的。听到鸟叫,她就识得是什么鸟;摘片木叶就能吹出鸟叫声。她虽然不识字,但是会讲很多故事,她讲的故事听多少遍都不厌。

阿六有几年没见到父亲了。没有了母亲。少不了受委屈。几个太太对他很刻薄。哥哥姐姐们也看不起他。他就在这些歧视的目光下成长着。


母亲的样子不知什么时候也渐渐开始变得模糊起来。阿六把火秀当作自己唯一可亲近、可依靠的人。


……
 楼主| 发表于 2010-5-28 14:23 | 显示全部楼层

过了一阵,后园的小门开了。

看到头上粘着纱布的火秀,阿六惊得差点叫出声来。火秀向他摆摆手,示意他不要出声。进来转身把门闩好。

这里是猪圈。猪圈隔壁就是灶间,再过去便是厨房。

过到厨房,阿六小声地问:


“阿姐,你去了哪里?怎么会搞成这个样子的?”

“不要出声,去睡觉吧。”

“那你呢?”

“天快亮了。阿姐要做工了。”

“你受伤了!大妈(太太)晓得吗?”

“阿姐不要紧。你赶快去睡觉。明朝要去学堂呢。”

“阿姐,那我去睡了。你自己好声点。”阿六打了个呵欠,揉揉眼睛说。
 楼主| 发表于 2010-7-8 21:17 | 显示全部楼层

烧然大灶的火,掺水入镬,淘米煮粥。

看到墙角已经堆有两箕猪潲,心想定是四叔(官家的长工)帮摘回的。火秀把它慢慢挪到灶边来,拿过刀和垫板,就着火光一把一把地剁起来。

热腾腾的蒸汽冒了上来。火秀掀开镬盖,用粥勺来回搅拌几下,盖上盖。又赶快把火退到煮潲镬那边的灶里,把剁好的猪潲撮进镬里,盖上盖熬着。


平时这个时候,该是拿草挑出门了。可是,火秀感到浑身酸软,阵阵头晕。她没去拿草挑,挑起水桶来到门楼,取下门杠,向水汶(读men)走去。

天还没有完全放亮,整个村子笼罩在蒙蒙晨雾中。露水很大,一阵工夫就把裤脚打湿了。
 楼主| 发表于 2010-7-8 21:27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平凡的稔 于 2010-7-8 21:29 编辑


    在南方,有很多这样的水汶。

    水汶多是在有地下水冒出的地方挖砌成方形或半圆形的水池模样,通常都砌有两三个连环池。最上面的也是最靠近泉眼的那池水供吃用,第二个池供洗菜,第三个池供洗衣和杂物。这样的水汶一般都离村子不远。泉水经年不断,靠村的农田大都也是靠它来灌溉。

    火秀来到汶边。往常她来挑水都是挑着水桶舀水,两手各抓住一边桶耳,先把右手抓的桶轻轻在水面上掠几下,把水桶按入水中,用力提起,座在石埠上,再将左边的桶如此按下,满满的一担水就轻松地挑起来了。

    现在,火秀不得不用水杓一下一下地往桶里舀。一担水挑到家时,火秀感到两眼直冒金星,全身出虚汗,跌破皮的地方又辣又痛。

    扶定灶台边,缓了一阵。火秀舀了半碗热粥,掺点清水,吃了粥,才觉得清爽些。把水倒入水缸,又挑起水桶出去了。……
 楼主| 发表于 2010-7-8 22:16 | 显示全部楼层

祁心只眯了一会儿天就亮了。

祁心担心火秀回家后受到刁难。吃早饭的时候,和副队长石青商量了一下,决定带两个人去官家看看,顺便摸摸情况。


村公所坐北朝南。门口有一条东西两向的道路。东往镇圩,西通廖家坪和山区。向南也有一条道路绵延通向山里。

对面是大片的菜地。远处的房屋隐现在竹林之中。有一个露着尖尖屋顶像碉堡似的楼房,那便是官家。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会员

本版积分规则

关于我们 | 免责申明 | 删帖申请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帮助中心

Copyright © 2008-2016 侬队网(Www.Nongdui.Com)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信息产业部备案/许可证编号:桂ICP备08100878号  桂公网安备:45042202000001号

QQ|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侬队网

GMT+8, 2019-4-21 11:39

Powered by Discuz! X3

© 2008-2016 nongdui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