侬队网 文化古城 生态蒙山

楼主: 平凡的稔

情结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10-5-9 12:46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平凡的稔 于 2010-9-12 20:01 编辑


    屋里,孩子被惊醒了,哭闹起来。枣花嚷道:


    “四大爷,咋说道俺也是你侄女的哩!俺家到底得罪谁了?这大清早的这样兴师动众,闹得鸡飞狗跳的,吓着孩子俺可不依!”

    “就为这才给你们留面子呢。不然早不客气了!快叫祁奕鑫出来!”

    “俺家奕鑫犯啥王法啦?”

    “他犯没犯法我可不管,我只管奉命带他去问话。没事就回来。你们都也甭害怕。”

    “俺家奕鑫在村里咋样,这街坊邻居老少爷们儿谁不知道,凭什么抓他?!”

    “谁说要抓他了?这不是说了问话吗?娘们儿家别磨磨唧唧的了,赶紧让他出来!”


    枣花见拖不下去了,抱好孩子。把门开开了。


    “呼啦”一下子,几个人如临大敌地围了过来。

    “你男人呢?”阎四问。


    “谁知道呀?他昨晚一晚上都没回来,我还不知道怎么回事儿呢。今儿一早你们就来抓他……”枣花委屈地哭起来。


    “胡说!我亲眼看见他回来的。” 阎合子说完一屁股跌坐在地上。

    “搜!”阎四指着屋里。


    喽啰们立即涌进屋里一阵翻箱倒柜。
 楼主| 发表于 2010-5-9 12:57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平凡的稔 于 2010-7-31 21:11 编辑


    “人呢?!你可是打了保票的,交不了差,你我都吃不了兜着走!”阎四气急败坏地朝阎合子吼道:

    “昨儿后晌我说要动手吧,你偏不让。还说什么打草惊蛇的屁话。我,明白了,感情是要给他找个空儿逃跑呢!啊!”

    “俺、俺谬吤哦!俺真哩啥话都么说!不信你问枣花她娘。我是想先稳住他趁他不防备的时候嘛,不然恐怕要出人命的。这一家老小还得活命不是!哪成想会这样呢?”阎合子吓得头上冒着冷汗,说话都打着结巴。

    阎四忽然想起什么,对几个喽啰喝道:


    “一群废物,还不赶快给我骑车子追!”……


    看到阎四他们走远了,枣花娘连忙从屋里把刚才收拾好的一个包袱拿出来,对枣花说:

    “快!带着孩子,先到你舅家躲躲。等过了这阵风再说。”又对阎合子说:

    “她爹,还不赶紧套车愣着干啥?等着让人家再回来抓咱闺女呀?!”

    “娘,这到底咋回事呀?”枣花问道。

    “哎呀!也不知谁传的风。说奕鑫是GCD。昨儿四大爷把你爹叫了去,你爹也是糊涂,答应给看住他。回来一说把俺吓了一大跳。我说女婿对咱家可是有恩的,这么个好人管他啥党不党的也不能让人受委屈不是,咱得快告诉奕鑫让他出去躲躲吧。可你四大爷说如果放跑了他,就要杀咱的头!唬得我也不知该怎么办了。……唉呀先别说这么多了,你爷儿仨快走吧!”

    “娘!要走咱一起走!”

    “傻呀!那样谁都走不了。家里还不得有个看门儿的呀!俺一个老婆子,他们不能把俺咋样!等过了这阵风再给你们捎口信儿。赶紧走吧!”

        ……
 楼主| 发表于 2010-5-11 21:32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平凡的稔 于 2010-5-12 23:18 编辑

    五年以后。


    一九五二年,仲夏。

    桂东某地。

    崎岖的山路上,行进着一支队伍。

    走在队伍最前面这个人,步伐矫健,身材高大。国字脸,浓浓的眉毛下,一双黑亮的眼睛炯炯有神,高挺的鼻梁,微微上翘的嘴角,透着一股坚毅和自信。

    这个英俊威武的人,就是祁奕鑫。

    他现在的名字叫祁心。一区土改工作队队长。
 楼主| 发表于 2010-5-11 21:40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平凡的稔 于 2010-7-31 21:19 编辑


                                第一章


    一个十五六岁的妹仔刚把一担柴草搁在围墙边,就听到有人喊:

    “火秀,你回来一趟啦?祁队长叫我们今晚去开会呢!”

    “哎!我知道啦!”她应道。

    叫她的人是表妹水秀,是她姑的女儿。

    她用衣袖捋一把脸上的汗,麻利地解开担子,顺着围墙抻晾柴草。这时,就听得墙内的前院里传出恶狠狠的声音来:


    “夜晚就没有夜晚的工夫要做啦?!下午还要挑一担柴呢!媳妇家家的,丈夫家不愁吃,不愁穿,哪一样少着你?啊?!吃饱穿好,不思做事,不守妇道,跟人家疯跑,识不识丑?我官家是有脸有面的人家。哦,解放了,有人撑腰了是不是?你不要梦得那么好。入了我官家的门,生是我官家人,死是我官家的鬼!你还想飞天呀?想自由,回去问问你那寡妇媪,还得清两担谷子和这几年供你的吃穿,你一面自由去!不知羞丑的东西!……

    她并没有停下手。这样的谩骂,她从八岁就开始听了。


    这个担柴草的妹仔就是火秀。八岁那年嫁到官家做了童养媳。
 楼主| 发表于 2010-5-11 21:50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平凡的稔 于 2010-7-31 21:24 编辑


    晾好柴草,她转过身来。将一条粗黑的长辫甩到背后,只见她汗津津的脸颊红扑扑的;弯弯的眉毛,长长的水睫,一双黑亮的大眼睛楚楚动人;紧抿的嘴唇有些干涩。一件肩上缀着补丁的碎花布衫,紧紧地裹住她青春的腰身。宽筒长裤上的几处补丁手工细腻匀称;就连脚上一双草鞋都显得那样精致,是用花布条撕出长丝掺和了麻草编织而成。单看这些就知道,这是个心灵手巧的女子。
 楼主| 发表于 2010-5-11 21:58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平凡的稔 于 2010-7-31 21:26 编辑


    这几年,无论冬夏,每天天还没亮,火秀要淘米煮粥熬猪潲,等到把水缸挑满了水,就又扛一把草挑子出了门。天大亮时,第一担柴草就到家了。喂了猪和鸡鸭,才能吃早饭(早上和中午都是吃稀粥)。
   
    吃过早饭,把一家人的衣裳拿到水圳去洗。晾好衣裳,摘菜淋菜,回来的时候,吃点粥,就得去砍柴了。除非是病了,不然,一天两趟柴草是不能少的。

    火秀又渴又饿,本想吃点粥再出门,听到骂声,她就没进厨房,到柴房里取了柴刀挑着柴摞(一种挑柴用的工具)便出了门楼。

    一路疾走来到冲口的山泉边。用竹筒挡水,“咕咚咕咚”喝了个够,再把竹筒装满挂在扁担上,继续赶路。
 楼主| 发表于 2010-5-11 22:16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平凡的稔 于 2010-7-31 21:28 编辑



    进了山,凉快了很多。


    密林遮挡住了火辣辣的太阳,习习的风迎面吹来,让人倍觉清爽。


    林间的鸟儿飞来飞去,站在枝头“啾啾”地鸣叫。火秀仰头看看无忧无虑的鸟儿,不由得想起自己的身世。……



    嘴里感到一阵咸涩,她擤一下鼻子,用手背擦了擦眼。生活的逼迫和苦涩,容不得她多伤感。……


    砍下来的柴,并不马上要挑回去的。用柴刀把新砍下的柴刮开表皮,任日晒风吹,等干爽些再来挑。

    火秀把前两天砍下的柴码入柴摞里往回挑。

    来的时候没吃饭,又喝了那么多山冲水。火秀觉得很累,头有点晕。她咬咬牙,忍着饿。

    “得快点赶回去,人家祁队长已经来家里找过几次了,都被那个恶婆拦着。今天这个会我一定要参加。”

    火秀一边想着,一边加快了脚步。


    就要到冲口了,火秀正要舒一口气,突然一个踉跄,身子一歪……
发表于 2010-5-11 22:59 | 显示全部楼层
急死了.....怎么就在这节骨眼上摔了啊
 楼主| 发表于 2010-5-12 22:24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平凡的稔 于 2010-7-31 21:31 编辑


    火秀感觉全身被火烧一样阵阵钻心的疼痛。口渴得很,想喝水,可是手脚却好像不听使唤。

    她用力睁了一下眼睛。

    “呵,好刺眼啊!”

    眼前的光亮使她不得不又把眼睛闭上。

    “队长,她醒了!”火秀听到身边有个女子的声音。

    “这是哪里呀?这些人的声音怎么都那样陌生?还有外地口音。”火秀想。

    “呵,醒啦!好,好!小刘,快拿点水来!”火秀感到那个声音已经到了身边。

    “声音好熟悉啊。好像是祁队长的声音。”火秀挣扎着要坐起来。

    “你就是火秀吧,我是祁心。你躺着躺着。喝口水好吧。”

    火秀还是坚持坐了起来。

    这时她才看清了,原来屋里都是工作队的同志。

    喝了水。火秀觉得清醒了很多。身边的妹仔用本地话说:

    “我叫李玲。感觉好点了吧?你都昏睡半天了。幸亏没伤到筋骨,主要是饿的,还有劳累过度。”小刘端来一碗粥,李玲说:

    “他叫刘志和。我帮你舀吧。”火秀摇了摇头,把粥接了过来。

    “是我们队长把你背回来的。今天我们这个小组去六盘村,回来的路上发现你跌倒在高坎底下。”小刘说。

    李玲把小刘的话又说一遍给火秀听,火秀感激地看一眼祁队长,泪水在她低头的瞬间滚落下来。

    祁队长向小刘摆摆手,对火秀说:

    “你现在感觉好点吗?那好,我们马上开饭。”然后走出厢房去。

    火秀这时才觉得自己身上好像有什么不对。低头一看,发现穿的不是自己的衣裳,自己的衣裳不见了。

    李玲忙解释说:“哦,你穿的是我的衣服。你的衣服刮破了。我已经替你洗净补好了。今天太阳真大,一下子就晾干了。后来水秀来过,才知道你就是火秀。哦,她已经帮你把柴挑回去了。”
 楼主| 发表于 2010-5-12 22:31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平凡的稔 于 2010-5-12 23:39 编辑


    说到换衣服,火秀忽然想到自己被一个陌生男子背着的情景,不禁羞红了脸。

    见火秀低头不语,李玲忙附在她耳朵边说:

    “放心啦,是我给你换的衣服。”


    “李同志,我的衣裳……

    “哦,我这就拿给你。以后就叫我李玲吧,我们应该差不多的是吧。我十八,你几多了?”

    “我满十六了。”火秀羡慕的看着年龄只比自己大一点而命运与自己有着天壤之别的李玲。

    “那我就是姐姐你就是妹妹了!”李玲咯咯地笑着说。



    “我想回家。” 火秀说着就站了起来。

    才走两步,火秀只觉得腿一软。李玲尖叫一声,本能地去扶,可哪里扶得住,眼看两个人都要倒下。说时迟,那时快,刚到门口的祁心一个箭步冲过来,一下抱住了她们俩!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会员

本版积分规则

关于我们 | 免责申明 | 删帖申请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帮助中心

Copyright © 2008-2016 侬队网(Www.Nongdui.Com)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信息产业部备案/许可证编号:桂ICP备08100878号  桂公网安备:45042202000001号

QQ|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侬队网

GMT+8, 2019-2-18 03:40

Powered by Discuz! X3

© 2008-2016 nongdui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